葡京娱乐

文学作品

当前位置: 首页 企业文化 文化长廊 文学作品 正文

雪夜,父亲捎回的爱

发布日期:2019年01月17日    本网通讯员 洪宝田     来源:葡京娱乐官网网站

我八岁那年,父亲在离家三十里外的煤矿上班,因为路远,没有自行车,父亲只能每隔一个星期徒步回家一次。

一个冬日的早晨,父亲又回家来,临走时他对我说:“天冷了,等下个星期天回来给你买双棉鞋。”

父亲走后,我每天都在盼望着穿上父亲买的新棉鞋。好不容易捱到了星期天,晌午过后,我早早地来到村头路口,不住地向大路那头眺望。可是直到暮色降临,雪花悄然飘落,也不见父亲的踪影。看看路上行人已无,我只好撅着嘴,失落地往家走。

晚上吃过饭,我就钻进被窝睡了。朦胧中,隐约听见了“咚咚”的敲门声。“是你爸爸回来了!”母亲忙起身披衣,提灯去开院门。只见进到屋里的父亲,全身都被雪裹了个严实。他气喘吁吁,吐出一团团的热气。母亲拿起毛巾麻利地拍打着父亲身上的雪。“咋这晚才回来?”父亲使劲跺跺脚,回答:“收了工,我就去供销社给儿子买棉鞋,可偏偏没有合适的号码,我四处打听,跑了七八里路才寻到合适的。本想不回来,一看天下起了雪,担心儿子明天上学会冻脚,就急急地往回赶。唉,这一路走的……”说完,父亲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塑料包裹,笑着在我面前晃了晃:“快试试,合脚不?”看到父亲雪夜归来,我幼小的心灵突然有了一份沉重,泪水不知何时涌进了眼眸。先前企盼的喜悦顿时荡然无存,我宁可不要那双渴求已久的棉鞋,也不愿让父亲遭受风雪之苦。

第二天,雪后初霁,我穿着父亲新买的棉鞋,踏着厚厚的积雪去上学。雪地上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脚印,一股温暖也自脚底涌遍了全身。课间,同学们不顾寒冷,在雪地里奔跑、追逐、打雪仗,我则安静地站在教室的窗前,看着他们尽情地嬉闹,却不让自己进到雪地里,生怕雪水弄脏了棉鞋,对不起父亲。

而今,每当下雪的时候,我总想起那年的风雪之夜,想起父亲给我买的新棉鞋。又要快过年了,多么盼望早一点回家,陪着我的老父亲围在火炉旁,再聊一聊从前那些难忘的日子,那些温暖的往事。

上一条:腊月年味浓

下一条:不抱怨的世界

政府机构
中央企业
能源行业
主要媒体